进化菌

原来这叫共情



共情这个词,应该是这两年才听说起。
一直按字面的意思理解 —— “共享情绪”,咋看好像是那么个意思。

也是这两年,觉得那些做总监的都特有亲和力,佩服不已,惊叹别人能力如此强,简直了两个世界!

但是,回看自己的生活,就好比一匹脱缰的野马,怎么也掌控不了,更别提与人为善。

我们知道,原始社会的人们在面对猛兽的时候,会采取 “战斗” 或者 “逃跑” 的模式来应对。虽然到了今天已经没有猛兽施压,但生活的压力同样使得我们难受万分。

爱是缓解压力的良药。
但是,人们一边要求爱,一边却不知道如何爱,这便是普遍的缺乏共情力。也就是说,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被用爱的方式对待过,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表达爱。
这就好比,当孩子玩积木,因为积木倒塌而大哭的时候,如果父母训斥孩子 “不许哭”或者威胁孩子 “你再哭我就打你了”,那么孩子会认为“如果我表达我真实的感受,就会遭到父母的不满和惩罚”。孩子的内在就会因此产生了惩罚性的声音,长期以往,他们的内心会不断重复 “都是我的错”、“我不值得被爱”,最终,孩子的一生将会变成为满足他人的肯定而活着。
然而,一个擅于共情的父母是怎么做的呢?他们会说,“你认真搭的积木倒了,你现在一定很生气,而且有些难过,你难过的时候就哭吧,我陪着你呢。”。当我们这样去理解孩子,看到孩子的需要,尊重孩子的感受,孩子在这种充满共情的环境中成长,他们的内在会发展出安全和淡定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们坚信 “我是重要的,我是值得被爱的”。这个声音为孩子的一生奠定了安全感的基础,滋养了抗压的种子。
只不过,更多的父母选择相信“棍棒出孝子”,他们这辈子没做好的事情往往寄期望给自己的小孩,却不能正确指引。我们也算是见惯不惯了,却也无能为力改变这样的现状,只愿自己有小孩的时候,可以选择做更好的父母。

除了压力大,更多人面临的是自我中心的沦陷。
最典型的特点是人们更愿意表达自己,而不是倾听他人,习惯于 “我说你听” 而非 “你说我听” 。大家渴望着表达自己,却很难做到耐心去倾听他人。所以,孤独感油然而生。

既然共情力的缺失会导致压力增大,那么学习和掌握共情的方法就显得尤为重要。

掌握共情的核心在于倾听,倾听并不意味着只是听对方说,而是要集中注意力积极的关注对方。
我们在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往往并不是在专注地听,而是对别人带着评价,或者在想着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内容,组织自己的语言,准备对别人说的话做出什么反应,但我们做出的反应,仅仅是面向别人表面说的话,而忽略了对方背后隐藏的那些说不出口的情感。
倾听不是简单的听对方说话,而是要避免玩弄内心戏,而是不带评价和指责的情感,而是将听到的内容做出共情性的表达和回应。这就好比,当我们和吵架中的夫妻聊起婚姻,他们往往会说 “我虽然也有错,但是最错的人是他”,然后就开始新一轮的抱怨和指责。
当人们停下脚步,用共情的方法不带评价的去观察别人,就能够使对方感到安全,就为坦诚交流奠定了基础。而且,共情可以使人的大脑产生解压化学物质,使人平静下来,重新向内审视自己,有效帮助我们缓解压力。

长时间不见面的朋友邀请你一块吃晚饭,恰好这时候你在玩游戏,说暂时脱不开身就拒绝了朋友。看似一件极其微小的事情,可能都会有不一样的理解,朋友说“游戏什么时候不能玩?”,而你却觉得“游戏不坑队友是我的准则!”,所以隔阂应时而生。
很多时候我们没办法共情,是因为忘不了自我。总觉得这个世界的规则,应该是围着自己来转。

很多励志的书籍也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成就他人就是成就自己”;甚至连老广告都这么说“好迪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人终究是社交动物,需要有相应的情感寄托。
我相信,共情能力不会因为小时候缺失了爱,就不能重新习得。认知、理解、训练、养成,这是接下来要走的一小步,也是迈向幸福心安的一大步。

本文标题:原来这叫共情

文章作者:陈远琪 [vikey]

发布时间:2019 年 09 月 25 日 09:09

更新时间:2019 年 09 月 25 日 22:09

原始链接:http://blog.chenyuanqi.com/2019/09/25/That-is-empathy/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一生有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