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菌

欲罢不能



欲望,沟壑难填。

行为上瘾有很多,玩游戏、看影视剧小视频都能上瘾的。

那么,什么叫作行为上瘾呢?过去我们听到“上瘾”这个词,就会想到吸毒的人、抽烟的人,这些是物质上瘾,是极少数人的行为。但是,行为上瘾不一样,它与吃、喝、注射或摄入特定物质无关。
比如今天你进到任何一个房间里,你都会看到很多人在低头看手机,就连老年人也在玩,甚至比小孩子玩得还要疯狂,这就是刷屏行为的上瘾。
有很多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把他们扔给电视机,扔给 iPad,扔给手机,扔给屏幕。有些家长看到自己一两岁的孩子学会操作手机,还会觉得很得意,但这就是刷屏上瘾的开始。
实验表明,长期面对屏幕的孩子,其大脑可能会不正常成长。

上瘾不是喜欢,而是渴望。
瘾头是镶嵌在记忆里的,对“埃及艳后”来说,笼子就是触发因素。只要给它换个环境,其上瘾行为就会减少很多。
美国在参加越南战争的时候,大部分美军士兵都被人兜售过海洛因,所以政府非常担忧,万一这批士兵回到美国本土,将毒瘾带回去怎么办。结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染上毒瘾的士兵回到美国本土后,总体的吸毒复发率只有不到5%。
诱人上瘾的因素是环境,远离上瘾行为的非常重要的方法就是远离那个环境。

除了环境的影响,成瘾的生物学机制 —— 几乎所有的成瘾,它的根源都是来自于痛苦。
有时候,我们为了逃避自己的心理痛苦,变成了药物或行为的奴隶。比如,如果我们感到孤独,可能会投入到一款全新社交网络的沉浸式电子游戏里。
弗洛伊德晚年就输给了可卡因,他之所以接触可卡因,是因为他想研究一下,使用可卡因是不是能够戒掉鸦片。结果鸦片的确是被替代了,但是他却迷恋上了可卡因,过度吸食可卡因导致他患上了癌症,最后因此死去。
很多成瘾的高发期都是一个人面临压力和挑战最多的时候。当我们刚毕业开始打拼的时候,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在这段时间,人们很容易染上烟瘾,酒瘾等等其他各种各样的瘾。还有很多得了帕金森症的老年人会出现大量的成瘾,医生没有特别完美的解释,但是说有可能是跟他们治疗当中所用的药物有关。

那么,上瘾的体验一般是如何被设计出来的呢?有如下六个因素。

  1. 诱人的目标
  2. 积极的反馈
  3. 毫不费力的进步
  4. 逐渐升级的挑战
  5. 未完成的紧张感
  6. 令人痴迷的社交互动

接下来,我们重点看看科学方法处理行为上瘾。
(1)自然的交流活动
儿童健康发育的最重要因素是积极的亲子关系。
一群小孩集中到郊外的一个夏令营上,一个星期内,孩子们要把手机、电视和游戏机留在家里。孩子们学习自然地使用指南针,学习生火做饭,面对面交流。
在露营期间,孩子们做了两次“非语言行为诊断分析”测试,简单来说,就是解读陌生人的情绪状态。在露营开始前,测试结果并不理想,很多人都会搞错;但是露营结束后,正确率提升了很多。由此,研究人员得到一个结论,孩子在提升社交互动质量上面,多跟同伴相处,比用 1/3 的时间守着发光的屏幕表现得更好。所以,我们要能够通过自然地交流,让孩子回归到现实世界当中来。
(2)跟孩子面对面地沟通
家长越来越多地倾向于使用微信和孩子沟通,似乎用微信沟通更能减少压力,但是技术会压抑一些原本十分普遍的基本心理活动。最健康的亲子关系是需要家长与孩子互动的。
(3)要限定屏幕使用时间
三岁以前的孩子都尽量不要接触屏幕。如果实在无法避免使用屏幕,健康屏幕使用时间有如下三大特点需要注意。
第一,父母应该鼓励孩子把自己在屏幕世界里看到的东西与自己在现实世界的体验联系起来。
第二,积极参与比被动观看要好。
第三,用在屏幕前的时间应始终关注应用软件的内容,而非技术本身。
(4)预防和动机性面谈
应对网络成瘾,预防要比纠正有效得多。其中,有一个最有效的方法叫作动机性面谈。就是当我们和“瘾君子”沟通的时候,不要一上来就评判对方的行为是否恰当,这样会导致他们的排斥心理。我们要循序渐进地让他们思考自己这些行为的目的是什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益处和害处,为他们营造一种主人翁氛围。动机性面谈解释了动机,让人主动做出改变。

对待行为上瘾的方式有两种:消除它们,或者驾驭它们。那,行为上瘾习惯如何改变呢?
(1)不要总是动用自己的意志力
动不动就动用意志力的人,一定先失败。当我们用抵触的态度,去对待成瘾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它会有助于成瘾。但是如果不把它视作洪水猛兽,用开放的态度,那么就要简单得多。同时,与中途动用意志力抵抗一件事的人相比,一开始避免诱惑的人往往表现得更好。
(2)用好习惯代替坏习惯
克服上瘾行为的关键是用别的东西代替它们,尽量让自己分心。比如咬指甲这个坏习惯,有些人涂指甲油,还赌咒发誓要靠意志力戒掉这个坏习惯。这些方法都没有找到替代行为,失败率很高。但是如果手边有一个压力球就不一样了,一想咬指甲就捏压力球,这个时候玩压力球的新习惯就会代替咀嚼指甲的旧习惯。
应对手机刷屏上瘾,作者提到一个叫作“现实主义”的产品,该产品是个漂亮的塑料壳,样式和触感都和手机相同。你可以将它装进口袋,当你想掏出手机的时候,这个产品就能给你敲响警钟,帮助你回归现实。
(3)改变语言方式
“不要”、“不能”、“不可以”这些词汇都会造成我们的排斥心理。改变语言方式,尽量用一些具有掌控感和主人翁感觉的词汇,有助于改善我们的上瘾行为,比如“我能”、“我可以”等。
(4)改变环境
环境相关的内容在上述篇章里我们已经讨论过,治疗拼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重新设计环境,让诱惑尽量少靠近。比如说,睡觉的时候,不要将手机放在卧室,改变那个容易让人产生玩手机行为的环境,给自己打造一个没有手机的世界。
(5)借助负面反馈
负面反馈是一种心理学的矫正方式,也是一种“厌恶疗法”,就是把你想要改变的行为与令人不快或厌恶的感觉搭配起来。比如你可以跟朋友承诺,如果被朋友看到你玩游戏,你就给某个机构捐钱,你可以找一个最不喜欢的机构。

最后,我们要学会用上瘾行为做好事。用游戏化的方法,将上瘾行为用到正确的事情上。比如学习,在学习某些课堂知识的时候,可以将其游戏化改编,孩子们会学得更开心。除了教育,对职场、传统医学和慈善捐赠等来说,游戏化都可以是一套有益的替代方案。

本文标题:欲罢不能

文章作者:陈远琪 [vikey]

发布时间:2019 年 05 月 04 日 06:05

更新时间:2019 年 05 月 20 日 00:05

原始链接:http://blog.chenyuanqi.com/2019/05/04/Can-not-wish/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一生有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