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懒进化

飞刀,再见飞刀



小李探花有飞刀…

前段时间,不晓得怎么滴,脑子一抽风就去看小时候很喜欢的“小李飞刀”,结果竟还被惊吓到了!

要知道,小时候,真心喜欢他的飞刀,快狠准,还有些英雄气概。
可是,现在再看的时候,感觉那时候真的好幼稚。你看,李寻欢这名字起的,生活上一点都没有寻欢作乐的实迹,唯有借酒浇愁的无奈。喜欢的林诗音,被所谓兄弟的龙啸云“感动”几次后,便能假装无情、拱手让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些角色都太变相了有木有!

简单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关于友谊和背叛的故事,细思极恐 —— 李寻欢貌似义气,其实是个“掌控狂”,他惯用自虐的方式来掌控外界事物。这种“掌控狂”,有时候表现得很强大,有时候表现得非常无辜、痛苦甚至可怜。可是,我们不要忘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来,从小李飞刀的狗血剧情,我们今天简单谈谈每个人都有的“心理边界”。

什么是心理边界

所谓心理边界,是指个人自身所创造的与外界的边界。通过这个边界,我们可以知道什么是合理的、安全的和被允许的行为,以及当别人越界的时候,自己应当如何回应。
心理边界最重要的目标不是区分自己和别人,而是区分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
在我们的内在世界里,每个问题都有答案,可以掌控。然而,在周遭的外在世界,问题都不一定可控。无论是个人发展、家庭、婚姻、政治、经济、文化等等,总有一部分是在你的控制范围内,有一部分是在你的控制范围外。区分清楚这二者,便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心理边界。

生活里模糊的心理边界

在我们的生活里,到处可见模糊的心理边界。

在家里,老妈总喜欢给“夹菜”,可是夹的都未必是我想吃的。可是,我还不能有脾气,甚至不感激的话,她就会表现出一副特痛苦的样子。

自己身材比较胖,总有人要嘲笑你。而对于嘲笑,自己的内心是可控的,但是别人的嘲笑却是不可控的,除非你选择减肥或者远离他们。

新来的实习生,被上级吩咐去买盒饭,他选择不去,内心活动兴许是这样的:我是来实习的,不是去帮忙买盒饭的,OK?
可是,实习生却不知道,老员工们加班加点、赶工的时候,有人帮忙买份盒饭是一种高效率的方式。边界分太清,就会看不到别人的真实意图。

在职场上,有人会觉得自己的价值被低估,却从来不敢跟上级提加薪的事情,就等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有人的工作任务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却不会向领导求援,自己死扛,结果为难了自己,也延误了工作,倍感焦虑和委屈。还有很多人,因为领导的几句批评,一言不合就离职。
无法区分事实和他人观点的不同,错把领导的评价体系当成自己的,得到赞扬就上天,遭受批评就自碎一地,过得何其卑微。

生活里的心理越位

说完生活里模糊的心理边界,接下来,我们再说说生活里心理边界的极端 —— 心理越位。

越位,最早是足球术语。

最常见的心理越位,莫过于妻子对丈夫的无时不刻追踪,掌管所有财产、聊天信息一条不落等等,最后的结局往往是受够了彼此 —— “我出不出轨,成本是一样的啊”。
这是一种变相的控制,就好像手里的沙子,越使劲越握不住。
同样,在管理者面前,心理越位也有类似的效果。管理者希望控制进度,时刻在干预员工的做事策略。时间一长,有能力的人会走;没能力的人会更加熊,更需要你来帮助完成。

心理边界的形成

经过上面生活中的这些个遭遇,我们知道正确的心理边界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我们心理边界的形成,是打小的时候,从重要的亲人关系中习得的。
小时候,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你,哭了妈妈会怕打屁股,饿了妈妈会喂奶,于是你觉得只有自己跟妈妈是一体的,其他都不是事儿。
稍微长大一些,你会跟小伙伴们抢玩具了,还声称“这个是我的,不许动!”,你开始就有了“我”的这个概念。
再大一点,你有情绪的表达,可是哭总让大人们头疼,他们会打、会骂;于是,学着变乖,或者竖起了城墙…

边界感学得不错,会建立起自己的边界,也知道边界的极限,甚至你会知道“求助”—— “妈妈,你帮我…吧”。孩子有自我的边界,也懂的向外开放,未来,一个人的来事、求助、妥协,都从这里开始。
反之,边界感学得不好,把自己困在了小圈子里,长大了,会成为一个很独的人。

如果我们的童年是被毁掉的,责怪自己父母终究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当年不懂,现如今也不必懂。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做自己的父母,重新养自己一回

重建你的心理边界

作为自己的父母,又如何养育自己,如何修复自己的心理边界呢?

第一式,看破攻击

一个人活得好不好,也许跟你有一定的关联,但最大的责任还是他自己。他们会哭,是在利用你的愧疚心理;他们会闹,是在利用你的羞耻心理;他们会上吊,是在利用你的同情、恐惧心理。面对这些被动攻击的招式,一个心理边界清晰的人,应当是看破但不说破。
我们只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他人的行为,又如何能为他负责呢?

第二式,区分伤害

“伤”和“害”是有区别的,就像拔牙会“伤”我们,但是不会“害”我们。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多凄美的爱情故事,可是焦母也好,焦仲卿也罢,他们都是心理边界不清晰的人。焦仲卿一味地退让,不忍伤其母亲,结果却是害了全家。我们知道,焦仲卿至少是不会害他母亲的,那,伤一下却能成全整个家庭的美好,又何妨呢?
区分好伤害,孔雀西北飞,今早更好看

第三式,重建边界

爸妈们,经常说,在外边苦就回来吧。这算是心理跨界吗?
当然算,但是我们不必感觉难受,也不必生硬的拒绝。即便是“温柔地拒绝”,也许会引来新一轮的心理攻击,但是我们也要保持住自己的边界,慢慢的学会控制自己的边界,接受别人的不可控边界。

重建心理边界,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与其“为他人活”,活着迷茫、焦虑,不如慢慢地努力找回自己。

生活何处不心理边界?

我们生活在满满的边界问题的世界,可终究自己时间、精力、能力等等都是有限的。
我们试图过上好的生活,有更棒的体验。于是,时刻打开认知的窗口,知其可控也知其不可控的边界。
我们会觉醒,因为心里边界大抵上是在讲这几件事:

自我负责;
自己和他人、世界的关系;
明白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既然生活无处不心理边界,那么,我认为重建心理边界所付出的一切代价,都应当是值得的。

本文标题:飞刀,再见飞刀

文章作者:陈远琪 [vikey]

发布时间:2017 年 07 月 05 日 22:07

更新时间:2017 年 07 月 05 日 22:07

原始链接:http://blog.chenyuanqi.com/2017/07/05/The-fly-cutter/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码字不易,求赞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