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菌

梦里高考支多少



高考离我们何其近,午夜梦回就似昨日。
高考离我们何其远,细数已过尽一辈子(七年)。

今晚,思绪有些梦回前朝的感觉。
尽管很忙,还是抽点时间写写,就随便写写吧。

是的,我有两次高考经历。

第一次,参加高考的头天晚上,我们被安排到了一个大大的会议室复习。说实话,真没看什么,也看不下。说来也怪,那时候还像平时上课一样,记那个谁来了谁没来,不知道是关心大家在学校最后的几天不出幺蛾子还是什么。
反而,记得不太清楚的是,安静如我,居然和几个平时能谈天说地的人有说有笑,试图在高喊着:去他大爷的高考!
然而,内心的虚妄,有说有笑终究是填不满的,反倒是更加的慌张。

我是被安排第二天到别的学校考试的一批。学校真的很有心,让我们提前一天去找自己的座位熟悉环境,去考试的时候有专用大巴接送,考完回来还有免费的午、晚餐。
顺利的考完试,内心的石头放下。可我知道,我考的不好,我内心被很多人影响,尤其是那个最不起眼的自己。
成绩出来的时候,果不其然,就连平时多照顾一些我的班主任都有些抱怨:怎么考那么差!
我说:第一次嘛。

既然说起了第一次,那自然少不了还有第二次。
我终于有些成长了,大概是心态不容易崩了吧。可我再细一点的去回忆,还是发现自己崩的不要不要的。
又是高考的前一夜,老师开玩笑说:不要攀我们 XX 脖子,明天要考试…

在关键的时刻,原来我知道的玩笑,自己却开不起,我莫名的较起劲来,至今都不曾忘却。
所以,结果真的也不算好,只是比第一次是好的有些明显。
所以,这是不是我的水平,who care?
所以,其实我水平都不算好,只是有些事情总是忘不了。于是,也就无所谓记得还是忘记了。

说到底,那时候真不会学习。
现在也不算会吧,只是觉得现在大概能抓住几个关键点了 —— 这兴许是现在的自己挤兑过去的自己最为有力的证据了吧。因为如果当时的假勤奋有所意识,我早已经跨越那道原本不该记住的内伤。

我怀念的是,第一次高中毕业时的胡老。
在几近没有高考梦想的我,荒了三年,最后也能捎带些信心去面对。

当然,我也没忘记,那一年里,一个老师能不点名的骂了我一整个上午,最后放学的时候才把名字点出来。那一刻,我的失落和无助,还好,周遭有你们,纸条传情也很美。
我不想刻意去记住那个老师的容颜,可是他教的学科却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啊。可惜了,被恶狠狠的插了一刀,当时表现出来的坦然,至今伤痕犹在。
我的无心也好,你的针锋也罢。那时候的张扬,舞不起的爪子,我知道应当以诚实面对。

说了这么多,我要说自己的悲惨吗?不是,你看啊,在我身边,有人比我学的好,却考了好多年高考。
那我要说的是鄙夷高考吗?自然也不是。

我们总是试图完成一些看似这辈子都完不成的事情,甚至会有所追忆。
只是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其实都未必看得清全貌。
我们在被上一课的时候,总是认真的在听讲,却不曾学会如何变好。
就像情商,我们上了一辈子的课,都没有人告知应该如何才能懂得彼此,珍惜所遇。
索性,我宁可不相信这世界还有情商这事儿。

回忆那么伤,我想我可能再也不愿提起那些年的高考了。
对不住了,那些年和我一起经历的你们。
祝福了,明天考试的小伙。

本文标题:梦里高考支多少

文章作者:陈远琪 [vikey]

发布时间:2017 年 06 月 06 日 22:06

更新时间:2019 年 05 月 04 日 11:05

原始链接:http://blog.chenyuanqi.com/2017/06/06/College-entrance-examination/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一生有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