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菌

生当如夏花 —— 写在清明雨上

生与死,并不是非要站在一个高度征服死亡,而是为了提醒自己过好此生,好好的活下去。

死亡,有时候像极了一把死牢死牢的枷锁,我们大多数人常常宁可选择避而不谈,甚至索性认为这丫就生活里隐秘的忌讳。
人,总有一死,也贵有一死。
只是,未知生焉知死?
甚而,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吗?

我们之所以会害怕死亡,是因为害怕死得太过痛苦,害怕死后的所有未知道场,害怕死后会有很多遗憾。
于是,我们会选择醉生梦死、喝酒打架,唱到声嘶力竭,爱得撕心裂肺。
尤其是即将步入中年,早上起床突然发现自己尚一事无成,甚至还活成了自己年少时最不屑的那种庸碌之辈。
最后,我们不得不把一事无成的焦虑按计划预交付给将来的孩子,希望 ta 们的未来过得比你好…

思考死亡,其实质就是在思考生命的退出机制,想明白了就好。
不由得想起一位老师,在飞机遇难时说的一句话:“死了就在天上讲,活着回去咱们继续上课”。

是啊,活在当下,珍惜好身边的每一个人,何必在乎天上地下的那些琐碎?
进而,也能发人深省地意识到生命之短暂、脆弱又渺小,才更有紧迫感去用好生命,有危机感保护好自己,有使命感做点“大事”。

我们讲个法国贵族布特维尔伯爵的故事吧。
他被判极刑的原因是不顾国家一对一决斗的法令,在红衣大主教窗前与人决斗。走上断头台时,他非常冷静,唯一担心的是他那漂亮的长髯被减去。直到旁人保证绝不碰他的美髯时,他才把脑袋放到木砧上。第一次斩首的刽子手对他说:“躺好您嘞,伯爵先生,我这是第一次”。
他勃然大怒:“混蛋,你以为我这是第二次吗?”

这故事有些许诙谐。
不过,回到当下,有很多的人在死前进行过度治疗,花上生前还要多好几倍的钱,是不是很可悲呢?
不禁反问,活着的时候,为什么就不对自己好一点、狠一点呢?

既然死亡终究也是无可避免,我们总可以选择一些有尊严的策略 —— 譬如生前预嘱,譬如安宁疗养。
那什么叫生前预嘱呢?什么又是安宁疗养呢?
简单来说,生前预嘱就是在死前交代清楚自己对死亡来临的选择,希望别人如何如何,因为这才是我们本身最深层的意愿,而不是一味服从家属的决定。
而安宁疗养是针对预期寿命小于六个月的人,有相当充裕的资金,使用药物等手段帮助缓解痛苦。

我们都有了解自己病情的权利。
如果你或者你的亲人遭遇严重的病症,一定要让他亲自定一个生前预嘱,有条件的还可以选择安宁疗护,然后把知情权和选择权还给当事人。
是的,人死了就死了,法事,其实只不过是让活着的人心安罢了。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当如夏花,死当如秋叶,以这样的姿态度过这一生吧。
最后,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保尔·柯察金的话结束这清明雨上的思考,共勉!

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
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
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样,在临死的时候,
他可以这样说:
我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我最热爱并执著着的梦想。

本文标题:生当如夏花 —— 写在清明雨上

文章作者:陈远琪 [vikey]

发布时间:2017 年 04 月 08 日 23:04

更新时间:2019 年 05 月 04 日 11:05

原始链接:http://blog.chenyuanqi.com/2017/04/08/Born-to-die/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一生有你,感谢支持~